1787年美国宪法民主性基础的缺失

互联网 0
导读:基于1787年宪法建立的“士有、士治、士享”的美国政治,在十八世纪末到十九世纪上半叶以废除选举的财产限制或纳税额限制为目标的“成人选举权运动”之后,特别是经历十九世纪上半叶杰克逊民主的时代洗礼,其民主性基础才得以加强。到林肯政府,才明确要建立一个“民有、民治、民享”(of the people? by the people? and for the people)的新政府。
了解民国历史的人都知道袁世凯"当选"终身大总统是对国会议员实施暴力威慑的产物。然而,今天很少有人知道,被许多西方法学家称赞为"象征着自由、正义、平等"的美国宪法,在当初批准生效的过程中也不乏暴力的干预。
在1787年5月到9月,4个月的时间里,制宪会议代表经过对弗吉尼亚方案、新泽西方案和康涅狄格妥协案的激烈讨论之后,制定了世界上第一个成文宪法。该宪法既坚持了分权与制衡的原则,又对诸多事务如国会议席分配原则、奴隶制和商业管理权等问题做出了妥协。其文本的最后一条规定:"经九个州会议的批准,即足以使本宪法在各批准州成立生效。"也就是说,费城会议代表签署这个宪法文本,并未使其产生法律效力。至少要得到9个州的批准会议的批准,才是该宪法文本成立生效的必要条件。虽然宪法文本最后一条继续写道:"本宪法……经出席各州在制宪会议上一致同意后制定。我们谨在此签名作证",但事实上并非如其所言的那样"各州一致"同意。弗吉尼亚州代表伦道夫和梅森,以及马萨诸塞州代表格雷,都拒绝了签字。而宪法要提交到这些州进行批准,其难度就更是可想而知了。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就宪法批准与否展开了激烈的斗争。反联邦党人坚信,权力集中到联邦政府,必将削弱、甚至摧毁各州的主权;统治权力的贵族体制化将会对社会下层人群的利益主张视而不见;最终,个人的自由将得不到适合的保护。
在这种联邦党人与反联邦党人就宪法批准与否展开论争的背景下,制宪者们(很多是联邦党人)就急于要宾夕法尼亚州的立法机关在其休会之前成立宪法批准会议。而宾州方面的反对者表示,由于宪法并未公之于众,所以还得慢慢来,不要急。为了阻止联邦党人的联盟者采取行动,19个激进的州议员实施了拖延战略,即通过在议会中放弃投票权的方式,阻止州议会形成法定人数以表决召集宪法批准会议。但是,当纽约传来消息说老国会(根据邦联条款设立于纽约的国会)号召各州选举代表组成其各自的宪法批准会议时,拖延战略就在联邦党人转而采取的暴力行动面前黯然失色了。联邦党人抓住了一些反对者,强制将其拖进州议会大厦,以达到表决的法定人数。(Richard Hofstadter,William Miller,Daniel Aaron,The United States-The History of A Republic? Prentice-Hall?1967,P179)杰瑞弗雷西尔则更为详细地转述了查尔斯密的考察:一群联邦党人暴徒冲进了(持反对意见的)较为激进的两个议员的家中,将其拖出,经过费城的数条街道而进入州议会大厦中。他们(被劫持者)衣衫褴褛,脸色苍白而面带怒气。其中一个议员试图逃脱,却被阻挡在了门口。(Jerry Fresia,Toward an American Revolution-Exposing the Constitution & Other Illusions,South End Press,1988,P64)与此同时,一群新宪法的支持者在费城的大街上转来转去,到处乱敲户门,并朝窗户里乱扔石头,大有一副不同意就不罢休的气势。在一次公开演讲中,带着怒火的反联邦党人也明确表示,有的会议代表"被拖到他们的椅子面前,违背其意志地被控制在那里……确定了一个很近的日子,选举参加宪法批准会议的代表,以至于很多投票人直到宪法通过后才知道它到底讲了些什么"。就是在这种氛围中,宾夕法尼亚州最终确定了选举代表组成宪法批准会议的日期。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写道,"任何人拒不服从公意的,全体就要强迫他服从公意。这恰好就是说,人们要迫使他自由。"如果1787年宪法果真如同今天很多美国学者所说的那样是人民意愿的体现、正义和自由之基石的话,那么根据卢梭的"强迫自由"理论,这是否可以被理解为是联邦党人强迫宾州(至少是部分)人民"自由"?可以说,美国宪法在宾夕法尼亚州的批准生效,完全是实施暴力的直接成果。
 
纵观整个1787年美国宪法的批准过程,那些政治经济实力较强的州对宪法的批准,都是经过联邦党人谋划,利益交换或暴力作用产生的结果。例如在马萨诸塞州,宪法批准会议持续了近一个月。考虑到联邦党人做出承诺将支持制定宪法修正案来保护公众自由权、改变国会征税权,以及保证国会不得组建具有排他商业优势的商业公司,反对派才做出让步,最终以187比168通过宪法的批准。在弗吉尼亚,经过激烈的辩论,宪法支持者最终以89比79的微弱优势取胜。面对由乔治梅森和帕瑞克亨利领导的异常强大的反对派,联邦党人几乎认可了赞成反联邦党人提出的每一条宪法修正案。促使宪法在该州最终被批准的更为重要的因素,是在制宪会议上拒绝签字的弗吉尼亚代表爱德蒙伦道夫的突然倒戈。他的这种转变,是他得知华盛顿将担任第一届联邦总统后的选择,也是受华盛顿威望影响的结果。在新罕布什尔州,联邦党人通过宪法反对者的数月交涉,才获得57比47的投票,批准了新宪法。至于纽约州,在总督克林顿的领导下,约三分之二的代表反对新宪法。这种局势使得汉密尔顿、麦迪逊和杰伊不得不亲自动手,在报纸上连续刊登为新宪法和联邦制辩护的文章,即后来作为美国宪法解释原旨主义者"圣经"的《联邦党人文集》。但真正促使纽约州迈出批准新宪法关键一步的,不是汉密尔顿等人的努力,而是弗吉尼亚、新罕布什尔对新宪法的批准。就在新罕布什尔和弗吉尼亚批准宪法成立生效后,汉密尔顿和麦迪逊以最快的速度把这个"利好消息"送到正在为宪法批准而唇枪舌战的纽约。根据新宪法第七条的规定,宪法此时就已经成立生效了。这样一来,纽约州所面临的"问题就从组建一个新联盟转变成加入一个看起来已经是确定无疑建立起来的联合。"(Richard Hofstadter,William Miller,Daniel Aaron,1967,P179)迫于这种巨大的政治压力,并且考虑到联邦党人答应将支持出台包括"权利法案"在内的宪法修正案,纽约州才最终以30比27勉强批准了宪法
1 2 3 4
相关热词搜索:民主性 美国 宪法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