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政府的结束

互联网 0
导读:的一倍。各党派于1940年5月间为之而联合在一起的最高任务已经完成。全国各党派的联合政府拥有强大的力量,足以顶住漫长岁月的祸患、不幸以及由于战争中的错误和意外而造成的失望情绪,除了联合政府,再没有任何别的力量能使不列颠唤起它的巨大的潜力和持久力。现在,我们为之而联合在一起的关于欧洲的任务已告完成。它的果实尚待采集。  这一个过程包含着一系列虽不那么激烈但重要性并不减
  联合政府成就——两个竞选的政党组织的力量和弱点——1944年10月31日我对下院的演说——一旦打败德国,需要诉诸全国选民——6月和10月之间的选择——我渴望把大选推迟到日本投降时为止——同艾登先生的通信——我建议联合政府应延续到取得对日胜利以后——艾德礼先生拒绝这个建议——5月23日我向英王提出辞呈——“看守政府”——宣布投票结果日期定于7月26日。
  无论国家或私人的问题,很少像决定大选日那样使我心中感到很为难。战时议会几已经历十年,或者说已达正常任期的一倍。各党派于1940年5月间为之而联合在一起的最高任务已经完成。全国各党派的联合政府拥有强大的力量,足以顶住漫长岁月的祸患、不幸以及由于战争中的错误和意外而造成的失望情绪,除了联合政府,再没有任何别的力量能使不列颠唤起它的巨大的潜力和持久力。现在,我们为之而联合在一起的关于欧洲的任务已告完成。它的果实尚待采集。
  这一个过程包含着一系列虽不那么激烈但重要性并不减弱的问题,这些问题足以影响我们曾为之而战的一切。如果不用战时的干劲并处理得不好,就不能得到有成果的,更不用说持久的和平了。
  从来没有别的首相能盼望得到比我在工党中所曾得到的更加忠实、坚定的同僚。尽管如此,当完全打败德国的前景越来越迫近的时候,他们的党派机器开始发挥作用,开展了广泛的和越来越多的活动。这当然是他们的权利。当战争日益深化情景趋于黯淡的时候,保守党的骨干几乎全部参加战时工作。许多比较年轻的则入了伍。工党,或者像我们在争论激昂时所称之为社会党,它的该心在当时是工会。工会中的许多领袖当然想到前线去,但是组织我们的生产和争取逐日取得最高成果的整个过程,却不容许他们脱身。他们全部在国内战线上做了别人所不能做的工作,而同时他们又维持着——谁又能责备他们?——他们的党派关系;等到我们的致命危险一旦过去以后,这些关系越发增加了党派的色彩。这样一来,这一边的政党完全去掉党派活动,而另一边的政党却不受阻拦地继续开展党派活动。这不是谴责而是事实。党派斗争和党派政府不应该加以贬低。在和平时期中,国家安全不受威胁的时候,那是自由的议会民主的条件之一,至今还不知有什么东西可以永久代替它。
  在保守党方面,我们尖锐地意识到,当战争的危险缩小下去,而胜利的曙光出现在我们的地平线上的时候,就政治组织来说,我们是站在非常不利的地位。我们突如其来地面临着通过大选投票诉诸全国人民的宪法上的需要。当大选越来越迫近的时候,政府里的成员感觉到他们正在向着相反的方向分道扬镳,而且越来越明显地出现一整套新的标准。我们已经不再是战友而变为竞争权力的敌手了。在不列颠,所谓党派的分歧其实主要是着重点的分歧,彼此势必争夺一切有利的地位,成群的男男女女都在为游说争取对他们的观点和组织的支持而日夜奔忙。
  1944年10月31日当我动议延长议会任期的时候,我曾对下院说过:
  让我们假定对德战争在3月、4月或5月间结束,参加联合政府的某一政党或所有其他各政党要从政府中撤回它们的部长,或者想要从那些日子起结束联合政府。这样,无论在公的或在私的立场上将有很多人认为这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但是德国一经击败之后,这样的事情无论在这个政府里,或者在这个议院里,在我们之间都不会成为一件受到责难或可悲的事……
  当我们把整个日本问题加以审议的时候,单就军事上来看,如果假设在击溃希特勒之后不到十八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彻底摧毁日本的斗志或作战能力,那肯定是不够慎重的,而且这段时期还必须由联合参谋长委员会不断地每隔几个月作一次修正。
  把本届议会的寿命再延长两年式三年在宪法上将一个极严重的错误。就拿现在来说,没有一个三十岁以下的人,投过一次大选的票,甚至于在补缺选举上也没有投过票,因为选民登记在战争一开始就停止进行了。·因·此,·据·我·看·来,·除·非·所·有·的·党·派·决·定·把·现·在·的·联·合·政·府·维·持·到·击·败·日·本·时·为·止,·我·们·惟·有·以·反·纳·粹·战·争·的·结·束·作·为·决·定·大·选·日·期·的·指·针。①
1 2 3 4 5 6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