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下嘉兵卫

作者: 来源: 浏览次数:0 评论:
导读:那年冬天特别寒冷。真难想像只穿了一件长棉袍的日吉丸如何在严寒中流浪诸国。过年就是天文二十年(西年一五五一年)了。当时的日本,群雄对峙;小田原(神奈州县)有北条氏康,甲斐(山梨县)有武田信玄,越后(新泻县)有上杉谦信,骏河(静冈县)有今川义元,尾张(爱知县)有织田信长。
那年冬天特别寒冷。真难想像只穿了一件长棉袍的日吉丸如何在严寒中流浪诸国。
过年就是天文二十年(西年一五五一年)了。当时的日本,群雄对峙;小田原(神奈州
县)有北条氏康,甲斐(山梨县)有武田信玄,越后(新泻县)有上杉谦信,骏河(静冈
县)有今川义元,尾张(爱知县)有织田信长。
他们都在秣马厉兵,养精蓄锐,战火真可说是一触即发。
诸侯中,三河国(爱知县)的松平不幸战败,投降今川;所以少年领主竹千代(以后
德州家康)被送往骏河,做今川义元的人质。
当时,今川义元在群雄中的势力最强,随时可能上京都,取代幕府的足利将军,以掌握
天下霸权。
日吉丸流浪诸国时,想必逐渐观察到当时的天下形势。
年已过,桃花初绽的时节,在滨松的一条道路上,时运不济的日吉丸,沿街叫卖。
“针啊京都的缝针啊”
道路两边有排列整齐的松树,连绵的田地里,有青青的小麦,有开黄花的芥菜、萝卜等
等。
一位衣饰华丽,带着随从的武士,骑着马过来。当他与日吉丸迎面而过时,注视着日
吉丸的脸,不知想到什么,忽然勒住马缰叫唤:“卖针的。”
被叫到的日吉丸,郑重的低头行礼说:“谢谢。是否需要修补铠甲的粗针?”
“不买针。只是见到你长得有趣,所以叫了一下。”
“原来如此。”日吉丸很失望。
长久以来,日吉丸到处被人嘲笑,说是丑小子、猴面小子等等。所以他一肚子气,很想
怒叱武士:“不要开玩笑了,去你的。”
但是他忍下没说。
“卖针的。”
“是。”
“几岁了?”
“十六岁。”
“你的脸相很特别,依我看将来会成为大人物。你不是商人或农夫之子吧。”
“家父叫木下弥右卫门,曾在织田样手下做武士。”
“哦,你不想一辈子卖针为生吧。”
“是的。”
“那就跟我来吧。”
武士说完后,策马前驰。日吉丸毫不考虑的丢掉了针包,跟着武士后面跑。
日吉丸颇感兴奋。因为他的猴面异相而赏识他的,首先是蜂须贺小六,其次是这位武
士。这位武士名叫松下嘉兵卫之纲,是今川义元的旗本(诸侯直辖的武士,地位较高,有如
清朝的八旗兵)。也是天龙川边,驿站马达的代官(幕府时代直辖领地的地方官,并管辖邻
近几个村,权力很大,其职位有如现代的警察局长。)
日吉丸喘着气,跟在武士及随从的后面,来到面对大川的官邸门前。跃下马的松下嘉兵
卫,回顾日吉丸,微笑着问:“你在这儿工作,想先做什么?”
“府上职位最低的是什么?”
“好像是马厩夫吧……”
“那就做马厩夫。”
“好吧。”
嘉兵卫命令他的随从带日吉丸到马厩。于是,日吉丸开始在武士家做事。
原来的马厩夫有两个见到新人日吉丸来了,以一副老资格的身分颐指气使,下令道:
“喂,小家伙。每天早上,在我们从马厩带马出去之后,你要即刻把马厩打扫乾净,把马粪
拿去丢掉。”
翌日起,日吉丸先独力扫除马粪,然后,汲水砍柴,清扫门庭。不论多辛苦的工作,他
都卖力的去做。
日吉丸虽然如此努力,但是很不幸的,谁也不疼惜他。因为他清澈的双眸,带有智慧的
眼光,常使得小心眼又善嫉妒的佣仆和兵士感到很不自在。
“那个家伙好像很认真工作,其实为人刁钻。”
“他心里好像很瞧不起我们。”
这一类的批评,愈来愈强烈。可是,日吉丸一直咬牙忍耐。只有主人松下嘉兵卫,每次
见到他就关切的招呼,使他感到欣慰。
朝夕旁观年青武士们练武,以及晚上蹲在庭院里聆听嘉兵卫对家臣请解兵书,是日吉丸
的最大乐趣。
两年过去了。
日吉丸仍然是马厩夫,也依然被其他佣仆颐指气使。但是,使日吉丸扬眉吐气的日子终
于来临。
剑道名家正田小伯在周游列国做武术修行途中,来访松下邸时发生了一件事。
小伯是当时被誉为日本第一道家的上泉伊势守秀纲的外甥。所以,当小伯率领十三
手下来到的时候,邸内年青武士都雀跃欣喜,只是苦了日吉丸。
一行四匹马的照料、行李的搬运、宿舍的清扫、衣物的洗濯,以及杂差等等,都由日吉
丸一手包办。所以四、五天以后,日吉丸已经精疲力尽了。
1 2 3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8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沪ICP备07004038号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