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四谷坂町的孩子

互联网 0
导读: 生于下层武士家,聪明好学乖巧娃; 祖上门庭累后代,双亲对他期望大。 在明治时代的日本,久居东京的人一提到四谷区的坂町往往肃然敬畏,几乎无人不知晓那一带街区自德川幕府统治以来,便一直是武士先遣队后裔们聚居的地方。 冈村家在四谷坂町已经居住过几代人了,从冈村宁次的曾祖父算起差不多也有200来年了。

生于下层武士家,聪明好学乖巧娃;

祖上门庭累后代,双亲对他期望大。

在明治时代的日本,久居东京的人一提到四谷区的坂町往往肃然敬畏,几乎无人不知晓那一带街区自德川幕府统治以来,便一直是武士先遣队后裔们聚居的地方。

冈村家在四谷坂町已经居住过几代人了,从冈村宁次的曾祖父算起差不多也有200来年了。他家的宅院坐落在快要到这条街尽头的76号,十分偏僻而不惹人注意。日本的城镇住宅原来是没有门牌号码的,这里的居民住屋在明治4年(1871年)根据政府颁布的《户籍编制法》,才开始陆陆续续编汀门牌的。冈村家的院子并不大,里面的八九间房子是普通的木结构日式建筑。日本住宅的大小一般用榻榻米的叠数来表示,一叠约2平方米左右。冈村家的正房朝东,是3间每间约10叠的连体厅屋,大斜面屋脊占了整个厅屋高度的近一半,与邻家相比有点儿别出心裁,据说屋脊高,可以使室内空间增大,气流向上走,湿气可以随气流通过屋顶排出室外。跟所有住和日房子的人家一样,到冈村家来的客人自然也要进屋前先脱掉鞋子,而首先进入人眼帘的是这家厅屋那不涂刷任何油彩原木色的门、窗和板壁。其实,内行的建筑师大多认为不上油漆雕绘的裸木最利于吸收室内湿气,但当空气干燥时,它又可以把吸收的湿气放出来,起到自然调节室内湿度的作用。那些裸木就好像活着一样,不断地吸进呼出,从而延长木料的寿命,住宅使用的时间当然也就延长了。可见,冈村家的祖上是精明的,并且不尚奢华,讲求朴素实用。正房的两侧各有几间只有五六叠大小的偏房,作为炊事、储藏和小辈人居住玩耍的地方。明治17年(188年)5月中旬的一个傍晚,冈村宁次就出生在这个院落的一间小偏房里。

冈村家的祖上是跟随德川家康南征北战过的武士“御家人”。1603年,德川家康开幕府于江户(今东京),将天皇架空,垄断了全国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大权,日本历史上的江户时代由此开始。当时,德川幕府的直辖亲军称“家臣团”和“武士先遣队”,他们以俸禄不满1万石(石为江户时代计算俸禄的单位,同时也显示受领者的地位)的旗本和御家人为核心。德川幕府的亲军号称8万骑,实际上一直只有2万人左右,并被分别编成番和组。那时的番主要有大番、书院番、小姓组番和新番,其中大番负责警备江户城,书院番负责门卫,小姓组番负责警卫幕府的各种会议、仪式和将军出巡。各番统一称作“家臣团”,但他们的地位是不一样的,以大番的地位最高。作为家臣团的各番,实际上担负的是幕府和江户城的守护侍卫任务,而真正有战斗力并执行机动作战任务,战时去冲锋陷阵的是由弓箭组和铁炮组合成的“武士先遣队”。

冈村家系武士先遣队的世袭“旗本”。在江户时代,奉禄在1万石以下的御家人中,能够直接面谒将军的称旗本。但那时有旗本称号的武士并不少,地位也并非个个都那么尊贵。据1772年的幕府表册统计,幕府家臣团和先遣队的旗本总数约5200人,其中俸禄在100石至500石者约占60%。冈村家在明治维新之前承袭的俸禄不到200石,与那些动辄领有逾千石、甚至上万石和数十万石俸禄的上层幕臣们相比,简直微不足道。可见,冈村家的祖上像绝大多数旗本一样,属于中、下级武士阶层。他们战时要去东征西讨,为幕府将军火中取栗,平时还要应付些救灾抢险之类的杂役,而与上层武士的奢侈生活是无缘的。

非但如此,德川幕府为了牢固地控制广大中下级武士,曾于1615年(元和元年)颁行了史称“元和令”的武士戒规,内中规定:(一)武士的基本职责是“专心致志,修炼文武艺能”,“弓马之事乃武家之要项”,切不可停止和放松;(二)武士必须守法,“法者礼节之本也,法以判理,理不能逾法”,违法之徒,必遭重刑;(三)禁止武士结党、叛逆、凶杀,“野心之徒乃倾覆国家之祸首,危害人民之蠢贼”,决不能姑息容忍;(四)禁止武家之间私结婚姻,“以姻成党者,是奸谋之源”,禁止各藩之间私自交往,“以本藩秘事告之于他藩,或以他藩秘事告之于本藩,奸诈之事由此发端”等等。像冈村家这一级别的广大武士群,不仅俸禄微薄,而且是以其日常生活和行为规范全面受控于幕府将军为代价的。 当然,武士不是日本社会的底层,他们在政治上享有许多特权。日本人历来讲究身份,特别是江户时代身份等级制度十分森严,除少数公卿贵族外,人们被区分为武士、百姓(农民)、町人(工商业者)三种身份,俗称“士、农、工、商”。日本民族自古尚武,他们的“士”是指武士,在“士、农、工、商”的社会等级顺序中位列第一。武士们虽然整体上为社会的统治阶级和阶层,但在内部则又根据门第的高低和政治权力的大小,分为20余个等级,上至将军、大名、家臣,下至足轻(步兵)、小者(仆役),以至散居村野的乡士和失去俸禄的浪人。他们尽管地位不同,但都可以“苗宇带刀”,即拥有一般百姓、工商业者所不允许的称姓和佩刀的特权。就是最低等级的武士,假如在市井争执中斩杀了个把平民百姓,也毋庸多虑会受到法律的制裁。这是日本武士在社会上最受尊崇的极盛时期。
1 2 3 4 5 6
相关热词搜索: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20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