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暂的蜜月

互联网 0
导读: 在战败的柏林上空,战争的硝烟还远未消散,苏联同它的战时盟国之间的关系便日益紧张起来了。5月7日凌晨中欧时间1时41分,阿尔弗雷德·约德尔将军在法国兰斯市代表德国统帅部签署了德国全体海陆空军部队向西方盟国,同时也向苏联最高统帅部无条件投降的投降书。沃尔特·比德尔·史密斯将军代表盟国签字,而伊万·苏斯洛帕罗夫少将以证人身份代表苏联
接着,朱可夫陪同艾森豪威尔和他的儿子(随同父亲一起来莫斯科的年轻的陆军中尉约翰·艾森豪威尔)访问了列宁格勒。
艾森豪威尔的访问结束了,朱可夫陪着他一起回到柏林。飞往德国旅途艾森豪威尔是极有启发的,无疑对朱可夫也一样。艾森豪威尔了解到的情况有助于说明俄国人是怎样打仗的。艾森豪威尔写道:
由于他——朱可夫元帅,若千年来在红军中所处的特殊地位,他作为一位指挥若干重大战役的负责首长的经历,比我们时代的无论哪一个人都长。无论哪个在当时看来是具有决定意义的俄国战区,都要派他去指挥,这似乎已是一种习以为常的做法。从他对于俄国军队的编成、部队作战地区的地形,以及他据以作也战略性的决定的种种理由的描述,可以清楚地看出,他是一位造诣很深的军人。
两位领导人讨论了战斗部队的兵力。朱可夫得知,美军的师的兵力保持在一万七千人左右。这位元帅说,苏军的师的兵力尽量保持在八千人左右,不过在一次长时间的战役期间,有的师减员到三四千人。
从交谈中,艾森豪威尔立即清楚地看到美国苏联战争的看法的一些差别。美国人是以人的生命来估计战争的代价的,而苏联人则关心对国家资源的总的消耗。艾森豪威尔觉得朱可夫似乎不大重视那些美国人看来对保持士气有重要作用的做法,即部队轮换、免费乘车、短期休假、娱乐设施,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避免不必要的战场冒险。不过,这位元帅倒认为,破坏敌军的士气始终应当是高级指挥机关的一个目标。
对保护步兵的一些措施,例如保证步兵在作战前不要长途行军,以免消耗体力,过度疲劳等,朱可夫也没有表现出多少兴趣。他认为这些措施代价太高。艾森豪威尔的结论是,苏联人似乎认为,巨大的胜利不可避免地要求付出高昂的伤亡。
艾森豪威尔返回德国以后,他邀请朱可夫访问美国一事,得到了杜鲁门总统的批准。朱可夫很快接受了邀请,并要求克莱将军艾森豪威尔将军陪同他前往美国。由于有一些紧迫的事务,艾森豪威尔不能成行,于是朱可夫要求将军的儿予的杨,作为随从参谋同他一起去。艾森豪威尔对朱可夫说,约勤以这个身份同往将会感到荣幸,而他自己的专机C一54“向日葵号”将交给朱可夫元帅支配。
朱可夫对C-54飞机是信得过的,因为他曾经坐过这种飞机飞越苏联。他说:“乘将军飞机,还有将军的儿子陪着我,我知道我的安全将是万无一失的。”
不巧。这时朱可夫生了病。许多人表示怀疑他是否真的病了。他们猜测说这是一场“外交病”。但是,当艾森豪威尔晚些时候在柏林的盟国管制委员会的一次会议上见到朱可夫时,他注意到他看上去真的害过一场大病。这位元帅的访美之行推迟了,而且,既然冬季将临,他表示希望来春再去美国。然而,到了第二年春天,苏联人便不再有兴趣派他去美国了。
艾森豪威尔将军那一年最后一次见到朱可夫元帅;是在11月7已在这位元帅为庆祝布尔什维克革命二十八周年在柏林举行的一次招待会上。他到达的时候,发现朱可夫元帅和他的妻子以及许多助手站成一排迎接客人。把艾森豪威尔沙进来以后,朱可夫立即离开欢迎行列,他、他的妻子和一名译员陪同艾森豪威尔进入另一房间,边吃喝边谈,一直谈了两个小时。
朱可夫元帅说,他认为他和艾森豪威尔正在帮助增进两个政体上和文化上有很大差异的国家之间的互相了解。但仍有许多事情可做。他说:“只要美国俄国在任何情况下都站在一起,联合国就一定能取得成功。如果我们互相合作,不准发动战争,那么世界上其他国家无论谁都是不敢发动战争的。” [注] 朱可夫重申他对共产主义的信仰。他认为,苏联政治制度的基础是理想主义,而美国的制度的基础则是实利主义。艾森豪威尔回忆说:
他在阐述他对这种差别的看法时说(他首先为他提出批评表示歉意),他觉得我们的制度求助于人们身上一切自私的念头。他说,我们要让一个人去做事的时侯,就跟他说:他挣的钱归他自己,他喜欢说什么话,就可以说什么话,在所有方面都允许他在一个伟大的民族综合体中。作一个大体上是自由散漫的、没有明确方向的实体来行事。
他要求我理解这样一种制度,在这种制度下,人们正在试图用每个人对他作为其中一份子的伟大的民族综合体的献身精神,采取代上述自私的动机。尽管我完全拒绝接受这些论点,并谴责必然导致独裁的种种制度,但我心里毫不怀疑,朱可夫元帅讲的这些话是出自他的内心的。
首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热点图片
最新图片
历史纪实 | 历史图片 | 中国历史朝代表 | 历史云 | 历史上的今天 | 尘土商城 | 中国历史 | 世界历史 | 故事会 | 鬼故事 | 小说 | 女性 | 优质建材| 股市
点此尘土网(中国历史)站长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老狼博客

©2019  尘土网-尘土历史网版权所有,感谢PHPCMS提供后台

湘ICP备18021165号  公安备案:32058302001038
尘土历史网精心为你打造一个学习中国历史,了解中国历史文化的平台,
内容精心为您准备